本報評論員 樊大彧
  儘管2014年養老保險“虧空”之說並不准確,但有關分析方法讓我們看到,養老保險收入中財政補貼占比較高。職工養老保險如果對財政補貼過於依賴,其持續性就可能存在大問題。
  財政部15日公佈了2014年全國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情況,按險種分別編製顯示。若預算執行情況基本符合預算,則在剔除財政補貼因素後,2014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或將陷入收不抵支的境地,當期“虧空”1563億元。
  養老金虧空或缺口問題,近年來持續成為輿論探討的熱點。養老金是否存在缺口,以時間軸觀察存在三種情況:從歷史結餘看,我國城鎮職工社會基本養老保險基金自2002年以來,收支一直處於結餘狀態。我國正在加速進入深度老齡化社會,隨著退休的人越來越多,未來我國養老金出現缺口的可能性較大。而此次媒體披露的,剔除財政補貼後出現的“虧空”1563億元,就是指2014年當期的缺口。
  其實,“剔除財政補貼”這種養老金缺口分析方法,是存在爭議的。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是一種社會保險,是具有所得重分配功能的非營利性的社會安全制度。養老保險的運行資金理應來自用人單位、勞動者和政府三方籌資,政府對養老保險進行財政補貼是合理的,這在國際上也屬正常現象。從某種意義上看,在養老支出方面的財政補貼,是老年人分享國家發展成果的體現。
  而以預算數據分析養老金缺口問題,可能出現較大誤差。2013年預算情況顯示,當年我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保險費收入1.55萬億元,財政補貼收入2669億元,支出達到1.64萬億元。以此計算,剔除財政補貼後“虧空”近千億元。但是,預算情況和實際情況存在很大差異。今年2月,人社部公佈的數據顯示,2013年職工養老保險實際收入將近2.25萬億元,支出1.84萬億元,當期實際結餘4000多億元。由此可見,以預算情況預計今年當期養老保險的實際收支情況,有時並不靠譜。
  儘管2014年養老保險當期“虧空”的說法並不准確,但有關分析方法讓我們看到,養老保險收入中財政補貼占比較高。職工養老保險如果對財政補貼過於依賴,其持續性就可能存在大問題。財政部2013年預算安排中,對職工養老保險的財政補貼為2669億元,在2014年的預算安排中,補貼則大幅上升至3038億元。更嚴重的是,上述財政補貼只是針對城鎮職工,政府實際支出的養老補貼遠不止於此。
  由於我國養老金制度中存在著雙軌制,機關事業單位人員的退休金(實質也是養老金)是一筆巨額養老支出,基本都由政府財政買單。綜合考慮我國各種養老制度下政府的財政投入,其總額已是相當驚人。隨著我國老齡化步伐加快,養老支出必定不斷擴大。儘管人社部對各種養老金缺口的預測數字通常持否認態度,但政府財政養老支出壓力日益增大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  目前我國養老保險基金的徵繳收入和養老金支出基本持平,但養老金缺口將是未來養老制度最大的威脅。今年1月,人社部新聞發言人表示,延遲退休年齡是我國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必然選擇。其中,以延長退休年齡化解養老金缺口的用意也十分明顯。然而,在當下養老雙軌制及企事業單位養老“待遇差”等養老環境公平問題尚未破題的情況下,延遲退休改革更是難以成行。其實,除了延遲退休,解決養老金缺口的方法還有很多。目前我國正在進行養老保險頂層設計,投資運營、保值增值就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。十幾年來,我國數以萬億計的基本養老保險金年均收益不到2%,遠低於通脹水平,基金“隱形縮水”情況嚴重。另外,繼續提高國企紅利上繳比例,讓國有資產取之於民用之於民,也是解決養老金缺口的好辦法。
  養老是最重要的民生問題之一,事關社會公平與穩定。在人口老齡化衝擊下,彌補潛在的養老金缺口則是當務之急。養老支出已給我國財政造成巨大負擔,有關部門應在“缺口”真正出現之前未雨綢繆,及早拿出有效的解決辦法。  (原標題:解決養老保險“虧空”需要未雨綢繆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w38jwqhoo 的頭像
jw38jwqhoo

奶茶

jw38jwqh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