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往
  在新興大都市吉都,有兩戶人家,一戶是經商的千萬富豪,一戶是貧窮的祖孫隔代家庭,他們本互不相識。一天,富家女兒吳靜心在街頭與貧家孩子蕭河林偶遇相識,兩個內心孤獨的人情趣相投,她和蕭河林隱秘來往,不久,吳靜心神秘失蹤了……從此,吳靜心的母親踏上了執著而又辛酸的尋找女兒之路。吳靜心最終回家了嗎?
  蕭河林陪著嫦娥買了四雙鞋子,差不多天黑才回家,一進屋,他竟看到了小敏。“你怎麼回來了?也不告訴我一聲,我不是說了回去接你的嘛。”他說。
  “你那麼忙,我自己回來就行了。我哥送我到縣城搭的車。”小敏說。“磊磊呢?”蕭河林說著衝進卧室,只見磊磊在床上睡得正香,他低下頭連親了兒子幾口。
  十四
  半夜,李如春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聽到一聲男子的咳嗽。這一聲咳嗽仿佛是一聲驚雷,驚得她坐了起來。她打開燈,左顧右盼,卻沒有人。這一聲咳嗽是誰發出來的?是做夢嗎?
  李如春想了想,覺得應該不是夢裡發出的聲音,因為它是如此清晰,如此有現實感,夢裡的聲音不是這樣的。是丈夫咳嗽?可丈夫此刻安靜得像一根木頭。是另一個房間的石憶?她下床走過去,只見石憶睡得踏踏實實的,一點不像剛纔有過咳嗽的樣子。
  她回到床上,坐著靜靜地想了一會兒,覺得這一聲咳嗽就是丈夫發出來的。這樣想著,李如春激動起來。五天了!五天來,丈夫一直在昏睡,讓她的心一直在揪著,她不敢想象,如果一個好端端的家只剩下她一個人,她會不會承受得住。現在,丈夫終於發出了聲音,雖然只是咳嗽聲,但這也表明丈夫的氣通了,氣通了,說明丈夫邁過生死關了!
  李如春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,坐到丈夫床邊,輕聲呼喚:“定成,定成……”又一聲咳嗽傳進她的耳中,這回她聽真切了,看真切了,就是從丈夫口中發出來的,因為她聽得出,這聲源來自丈夫;她看到了,丈夫的嘴唇翕動了一下。
  她雙手緊緊握住丈夫的左手,深情地凝視丈夫,她發現丈夫的臉比前幾天紅潤了不少,臉色也顯現出一點光彩。這越發讓她相信丈夫的傷在好轉。
  李如春一時百感交集,她流下了眼淚。
  不知不覺中,陽光透進了房裡,投射在吳定成的床上,李如春從獃坐中清醒過來,她意識到自己又坐了一夜。她站起來,走去衛生間盥洗。也許丈夫很快就要蘇醒了,她得做好準備,更好地照顧丈夫。
  石憶也起床了,他走進裡間,問:“阿姨,昨晚我好像聽到咳嗽聲,是不是吳叔醒過來了?”
  “是你吳叔咳嗽,他很快就會醒過來了。”
  “太好了。”石憶顯得很高興:“那我趕緊把粥做好,等叔叔醒過來好有吃的。”他走進廚房忙碌起來。
  看著石憶在廚房忙碌的身影,李如春越發覺得他是個難得的好小伙子。他做的菜太好吃了!豬肉、牛肉、雞肉、鴨肉,海帶、香菇、木耳、蘿蔔,不管什麼菜,到了他手裡,總能變成可口美味。她就遠遠做不出這麼好吃的菜,自當全職太太后,她也研究過菜譜,可是實踐起來總是差之千里。現在的年輕人,有幾個願進廚房的,能炒出一手好菜的更是稀少,而石憶卻是個廚房好手。
  石憶還是個十分勤快的人。這幾天可累著了他,不僅做飯,還照顧老吳。她雖然能下床了,但渾身依然無力,照顧老吳的活只有落到他身上了。
  老吳因為昏迷不醒,動彈不了,既要換藥,還需要不斷地翻身,每隔兩個小時就要給他擦洗;還有把做好的飯菜榨成汁,通過針管打進老吳的喉嚨,還要給老吳把尿,還要為他按摩肌肉,一天的時間里,他都在不停地忙。就是請來的護工,也不會有他這麼勤快。
  李如春感到欣慰,如果不是遇上這個年輕人,別說她和老吳可能沒命,就是被別人救下了,現在兩個都躺在床上,誰來照顧?就算是請人或公司派人來照顧,可是能做得出這麼好吃的飯菜嗎?能照顧得這般細緻周到嗎?
  也許他是上天派來的,上天看到她一家發生了這麼多災難,有心幫助她,就把他派了下來。
  幾聲連續的咳嗽聲傳來,李如春忙看丈夫,丈夫仍沒醒。這幾聲咳嗽,李如春聽著,感覺有點不大對勁。與前面的咳嗽聲相比,這幾聲顯得沉悶,艱澀,不像是從嘴裡發出來的,而像是從喉嚨里擠出來的。似乎有一個軍團在喉嚨設了關卡,不讓它們出來,它們就像是義勇軍戰士,穿過槍林彈雨才終得衝出來,從嘴裡出來時它們已渾身是傷。
  李如春躬下身仔細聽,她聽出丈夫呼吸有些困難,再仔細聽,喉嚨里似乎發出咕咕的聲音,她意識到丈夫的喉嚨被痰堵住了。這如何是好?
  (未經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複製或轉載本書之部分或全部內容。)   (原標題:惑城(四十四)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w38jwqhoo 的頭像
jw38jwqhoo

奶茶

jw38jwqho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